当你想和你的心理咨询师建立私人关系时
日期:2017/4/27 10:34:42  |  点击:

当你想和你的心理咨询师建立私人关系时

    “我一直想着我的咨询师,并且拼命地希望跟他/她的关系能够更亲密。我还想成为他/她的朋友。这种渴望会消失吗?我有时对此感到很绝望。”

 

    这种想和咨询师建立私人关系的渴望被称为是心理咨询中的移情反应。目前,很多人认为移情是来访者对咨询师的一种不切实际的想法。然而,法国著名心理分析学家雅克·拉康指出,移情不过是现实生活在治疗情境中的体现,我同意这一个观点。


   
被抛弃的恐惧

 

    例如,如果你曾因被虐待而极度恐惧被抛弃,那么你在所有的人际关系中都将遇到引发这种恐惧的事情——咨询关系也不例外。当然,这种发生在咨询关系中的事情并不意味着咨询师真的打算放弃你(如果你的咨询师称职的话),但它们仍包含一些会使你感觉到被抛弃感的现实因素,比如咨询师需要重新安排咨询时间。当这种意外发生的事件引发了你的恐惧时,它将对你而言将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件,这有助于你在治疗中的探索和过去的连接。


   
喜爱感

 

    移情的概念中还包含着另一方面:喜爱感。在某些情况下,这种感觉来源于“共同的爱”;也就是说,你渴望用对他人的浪漫幻想来弥补自身内在的空虚。

 

    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与“共同的爱”不同的动力在起作用。如果你的自我形象曾被过去的创伤事件所改变,例如童年时期的性骚扰,你将倾向于认为自己不纯洁了。然而,若你遇到一个不伤害你的人,你就会产生真实的喜爱之情。无论这个人是朋友还是咨询师,这并没有区别。因为这全是现实生活。这种感觉可能会使你不安,因为它们和你对自己是一个“不好的人”的认知相反,然而它们正是你善良的一个方面。


   
人际关系能力

 

    无论你是在和被抛弃感的恐惧感还是喜爱感作斗争,你在咨询中的任务并不是成为咨询师现实中的朋友,而是认识到你关注对方优点的内在能力。

 

    这种关系能力是个体应该在童年时期通过家庭培养的,但是很多家庭的不正常——也就是说充满着操纵、玩弄和情感欺骗——导致了很多孩子无法学会如何在真实的关系中工作。

 

    这些孩子被父母在本质上剥夺了健康的情绪发展能力,他们长大后将面临两个选择:在拙劣修补关系的尝试中痛苦的生活,或在心理咨询中学会那些没有从父母那里习得的事情。

 

    作为老师的咨询师

 

    只有在心理咨询中开放、坦诚地跟你的咨询师讨论你对他/她的感觉,你才可以表现出对他/她作为老师的尊重,从而体验到真实的关系。

一个心理咨询的原则

心理咨询师并不是作为朋友或伪装的父母卷入到来访者的私人生活中;相反,心理咨询师是一个教会来访者在童年所无法学到事情的的指导者。

     此外,咨询师只是你让他/她去履行教师义务的人,只有接受了这一点,你才可以学到你需要学习的东西。

 

    特别注意的是,心理咨询并不仅仅是知识学习的过程;尽管这个过程中会使用认知和行为技术,但心理上的治愈必须要触及你的内心深处,让你体验到童年时曾错过的生活中的情绪感受。


   
保护情感的治疗

 

    因为情感体验构成了心理咨询工作,为了避免陷入爱恨交织的陷阱中,真正的心理咨询要求“第三者”——无意识的——必须始终在出现在咨询室内,来访者和咨询师之间。通过双方共同的意愿来将咨询中发生的所有事件视为无意识的表现,并坦诚地讨论这些事情,来访者和咨询师都能将任务集中在情感性治疗上,而不是困在“爱”和恨的纠纷中。

 

    这种对无意识的承诺解释了为什么咨询师和来访者不能建立咨询室外的关系:如果这样的话,无意识表现就会被忽视,来访者将会被情感脆弱性压倒,爱恨交织的情感将推动一切走向毁灭边缘。


   
真正的朋友

 

    如果沉浸在和咨询师成为朋友的愿望中,你就只能获得幻想,这些幻想的背后隐藏的是你对被抛弃感和孤独的恐惧——一种阻止你和任何人成为朋友的恐惧感。在这种情况下,你体验的并非真正的心理咨询,你正在“体验”的可能是边缘型人格障碍——一种阻挠你去建立真实的亲密关系的困难。

 

    因此在心理咨询中,如果正确的学会了这一课,你就可以去交一些真正的朋友了

                                                     转自网络, 作者:Dr. Raymond Lloyd Richmond

翻译:杨逸云
审译:曾银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