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心理学能让你内心变得强大么?(下)
日期:2016/4/21 9:49:09  |  点击:

回到问题本身,学习心理学是否有助于你内心强大
事实上,作为一门研究人与动物心理与行为的学科,心理学包含太多的内容,选取任何一种视角,学习任何一个分支,探寻任何一种流派理论都能对你产生不同的影响。
人文视野,它们可能以全然不同的方式完成你的心灵构建,而每个人不断流动的生命历史又决定着这种构建最终的形态。所以,学习心理学是否会帮助你内心强大,实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因为,心理学的边界不明,内心强大更是难以定义。但当然,如果我们尝试着去分析,姑且将这里的心理学做狭义化、大众化的解释,将其限定在心理咨询相关的理论技术这个框架内。而内心强大,则泛指一种积极的对自我与世界的认知。那么,学习心理学是否有助于你内心强大呢?
不得不承认,当前,心理学变得非常潮流,市面上的心理自助类书籍早已成灾,当然它们也并非全是胡扯,尽管书籍的专业层次不同,面对的受众也存在差别,但必然都是基于某种理论观点的展开。寻求此类书籍的人们,或多或少在生活中遭遇困扰,于是外行人的“心理学学习”本身就是一种寻求心灵自洽的途径。而许多专业学习者,事实上也正式进入心理学学科大门前抱有某种治愈自己的期待。因此,无论如何,心理学都是会帮助你的心理建设,因为你曾在谷底,而你选择了心理学。
当然,道理发挥作用,其实依靠的绝对不是道理的内容本身,而是道理负载的情景,或者说是道理被叙述的方式。作为一门学科,心理咨询的理论都进行过专业化的构建,每一种主张都有着相对完善的解释系统和干预系统。它为你的心理与行为提供另一种不同于常规的理解。专著或教材,相较于面向大众的心理自助类书籍,更多的辅之以个案的证明,数据的支持,所有被全面阐述其原理观点的心理学理论看起来都非常可信。在这样一种可信的氛围感染下,很容易对其形成认同,一旦认同之,便也会自愿自觉的指导自己的生活。
只是,如果最后,当学习者们走出了心理困境,它的积极改变可能并不依赖于知识本身。所有积极的变化可能来自于自助的动机下的其他行为,来自于学习过程中其他特殊的事件,甚至,仅仅是因为时间。但是,就像教育的最终目的不是习得知识,而是习得那些知识被遗忘之后留存的思维品质一样。心理的成熟或许与所谓“心理学知识的直接指导”无关,而更多的受益于学习心理学的副产品,比如习惯内省、习惯思辨,习惯倾听,习惯共情,再比如对因果推论更为谨慎、比如对不同寻常更为包容。当然,我相信,这些品质的习得,并非心理学学习的专利。
有一个身边的故事很有意思。当时正在学习合理情绪疗法,而恰某位好友向我抱怨他的生活如何糟糕。她抱怨的不合理信念宛如教课书一般。合理情绪疗法大师埃利斯曾经通过临床观察,曾经总结出日常生活中常见的产生情绪困扰,甚至导致神经症的11类不合理信念,这里罗列一下
1、每个人绝对要获得周围环境尤其是每一位重要人物的喜爱和赞许。
2、个人是否有价值,完全在于他是否是个全能的人,即能在人生中的每个环节和方面都能有所成就。
3、世界上有些人很邪恶、很可憎,所以应该对他们做严厉的谴责和惩罚。
4、如果事情非己所愿,那将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5、不愉快的事总是由于外在环境的因素所致,不是自己所能控制和支配的,因此人对自身的痛苦和困扰也无法控制和改变。
6、面对现实中的困难和自我所承担的责任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倒不如逃避它们。
7、人们要对危险和可怕的事随时随地加以警觉,应该非常关心并不断注意其发生的可能。
8、人必须依赖别人,特别是某些与自己相比强而有力的人,只有这样,才能生活的好些。
9、一个人以往的经历和事件常常决定了他目前的行为,而且这种影响是永远难以改变的。
10、一个人应该关心他人的问题,并为他人的问题而悲伤、难过。
11、对人生中的每个问题,都应有一个唯一正确的答案。
然而,当我为陈述ABC费尽心力时,在她的世界观里,所谓不合理信念,听起来仍然十分合理。技艺拙劣的我却仍企图说教,希望他:自我接受自我关怀;接受不确定性;学会会变通;并且敢于尝试。这些是合理情绪疗法的帮助目标。而这位执拗的好友,这样回复道:自我关怀,听着好惨;接受不确定,违反人性;学会变通,说着轻松;勇于尝试,试了白试。后来,她,爱上了新闻,看了许多记者的采访实录,感慨那些文字撼动了她的内心。面对这个世界,她说自己似乎每天都要热泪盈眶。她过的比谁都好,情绪饱满,步伐坚定,“遭受过人生的不幸,但仍期待幸福。受到过别人的背叛,但仍勇敢的去爱。看见过世间的丑恶,但仍付出善意。”据说这就是“内心强大”。而在她社交软件的签名上,一直是这样一句话:有些笑容背后是紧咬牙关的灵魂,来自柴静。她说,当时,是柴静治好了他的神经病。当然,除了她,还有许多人通过音乐、哲学、宗教、数学、物理、逻辑、历史、政治、法律,治好了他们的神经病。并且,还有更多的人,用的是了一个男朋友或者一碗泡面。
最后作为所谓心理学的学习者,哪怕确定学科本身让你了对自身与他人有了更好的了解,但也无法确定,对自己、他人与这个世界更好的认识是否让我过的更好,因为混淆变量太多。
当遭遇困境,企图自我疗伤,前一天威廉 .格拉赛[1]还在坚定地鼓励你对自己的选择负责,而后一天,森田正马[2]也许就在你耳边低语:请不要再努力了。于是你更加不知所措。似乎我们一直在背叛自己,缺乏诚实甚至称得上狡黠,表面上坚持原则,却始终还得依据情景,做出保证自己存续下去的合理解释。然而,谁不是这样呢?如此生活在经验里,直到大厦崩塌。但不必过分担心,因为你我始终在寻求自洽。(转壹心理作者:潘二妮

参考资料:
[1]威廉.格拉塞(William Glasser 1925-)美国精神病学家,现实疗法(Reality Therapy)创始人。现实疗法强调一个总是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中,要满足他(她)的基本需要,体验到成功的统合感,就必须在现实环境中有合适的行为。只有他(她)做出合适的选择,合适的行为,他才有可能从与环境的关系与他人的关系中获得他需要的东西。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人的命运取决于他(她)自己,必须由自己对自己负责。换一种说法,环境中总是存在社会评价、社会期望、奖励和惩罚的力量,一个人要满足自己的基本需要,必须依赖环境和他人,而他能控制的是他自己的行为,他能够决定自己做或不做、怎样做某些事情,使自己的行为既符合自己的需耍,同时又不剥夺他人满足他们自己的需要的机会。这样的行为才是现实的,负责的行为。
[2]森田正马(Morita Shoma,1874118-1938412日),日本神经科医生、心理学家,森田疗法的创始人。青年时代遭遇过严重的神经质症状,后通过努力学习、对自身的体察与临床研究,创造了森田疗法(Moritatherapy),其理论认为神经质者本能上是有很强的生存欲望,是努力主义者,症状发生的心因性即精神交互作用,而其本人在自己切身体验中发现"放弃治疗的心态",对神经质具有治疗作用。总的来说,森田疗法强调的是一种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心理治疗。所以森田本人其实也是通过“学习心理学“,变得内心强大的典型呢,这也算是对问题的一个正面回答了。事实上,这样的心理学家也不少,比如个体心理学创始人阿德勒,他的自卑感、创造性自我等理论植根与他自本人卑与寻求超越的个人历史。